黔南州信息网|www.joyskyaviation.com

首页 > 最新信息 / 正文

秦淮八艳之马湘兰,终生不嫁为爱人苦等一生

网络整理 2019-06-02 最新信息

在明末清初的秦淮河畔,高楼林立,美女如云。无数文人雅士和怀才不遇的才子来到这里,缱绻在温柔乡,暂时忘记国家危在旦夕,自己前途未卜。

在这莺歌燕舞、群芳争艳的地方,有一位姿色平常的名妓被列入“秦淮八艳”,并被后世广为传颂,她就是马湘兰。

马湘兰算不上是个绝色美人,能在秦淮河畔崭露头角,主要是因为她气质脱俗,才华出众。她善于吟诗作画,谈吐不凡,与人交谈时音如莺啼,神态娇媚,善解人意。而且她非常渊博,讲话总能引人入胜。虽然她自幼不幸沦落风尘,但她为人旷达,重情重义,经常拿钱财周济不得志的少年。她帮助过不少无钱应试的书生、横遭变故的商人,还有一些老弱贫困的人。就这样,马湘兰在秦淮河畔成了红人,宾客盈楼。马湘兰积蓄了一些钱财后,在秦淮河畔盖了一座小楼,里面花石清幽,处处种着兰花,命名为“幽兰馆”。她出门高车驷马,在家呼奴唤婢,有着贵妇人一般的气派。

秦淮八艳之马湘兰,终生不嫁为爱人苦等一生

马湘兰画像

在马湘兰二十四岁那年,她认识了秀才王稚登。王稚登偶然到马湘兰的幽兰馆后,两人十分投缘,相见恨晚。于是,两人时常往来,煮酒品茶,促膝长谈,赏兰看月,十分惬意。

有一次王稚登向马湘兰求画,马湘兰当即挥手为他画了一幅她最拿手的一叶兰,意在表明自己虽在青楼,但绝非水性杨花之人,而是像幽兰一样,非凡夫俗子所能一亲芳泽。王稚登明白马湘兰的情义,但他自己前途茫茫,他也没有勇气去娶回一个这样出身的女子。于是他装作不明白马湘兰的心迹,两人像挚友一样交往着,不再提嫁娶之事。

不久后,王稚登受命参加编修国史的工作,登舟北上。马湘兰为他设宴饯行,既为离别而伤悲,又为他的得意而欢喜。王稚登临行前说,将来飞黄腾达,要与马湘兰共享荣华。马湘兰暗暗在心中种下了希望。送走王稚登后,马湘兰全心等待心上人归来。

秦淮八艳之马湘兰,终生不嫁为爱人苦等一生

马湘兰画像

不料王稚登进京并不得意,他虽然参加了编史工作,但受尽排挤,只是做一些打杂的事,成天忍气吞声,艰难度日。勉强撑到岁末,看到毫无前程,他索性收拾行装,回到江南。到江南后,落魄的他无颜面对痴情的马湘兰,把家搬到了姑苏,打消了与马湘兰相守终生的念头。

马湘兰苦苦等待,得不到心上人的消息。当她打听到王稚登的近况后,立即赶到姑苏去安慰他,王稚登认定她为知己,却并无成为夫妻之意。马湘兰却始终一往情深,每隔一段时日,总要到姑苏住上几天,与王稚登相处一些日子。

一晃三十年,马湘兰一直这样坚持着。三十年间,除了去姑苏看望王稚登,便是“时时对萧竹,夜夜集诗篇,深闺无个事,终日望归船。”年岁渐长,宾客也愈来愈少,马湘兰从来没有再许身他人。

秦淮八艳之马湘兰,终生不嫁为爱人苦等一生

马湘兰作品

在王稚登70大寿时,马湘兰集资买船载歌妓数十人,抱病前往苏州置酒祝寿。宴会上,她重亮歌喉,为爱了三十余年的这个男人高歌一曲,王稚登听得老泪纵横。拼将一生休,尽君一日欢,这样灼热的爱情,燃尽了她最后一丝力气。

在姑苏住了两个月后,马湘兰回到金陵。舟车劳顿让她一病不起,在生命的尽头,她沐浴更衣,端坐在幽兰馆,虔心礼佛。临终前,她命仆人在她座椅四周摆满了兰花,走完了五十七岁的人生路。当死讯传到王稚登那里,他悲痛地写下一首诗:歌舞当年第一流,姓名赢得满青楼。多情未了身先死,化作芙蓉也并头。

这个三十多年没有给她承诺和依靠的男人,在她死后,才说出这样一番话,不知是文人故作深情,好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,还是有几分真心在里面。马湘兰该喜还是该哭?

秦淮八艳之马湘兰,终生不嫁为爱人苦等一生

马湘兰作品

马湘兰虽然一生没有被爱的人珍惜和接纳,但她对爱的坚贞和高超的绘画造诣,直到今天都被世人赞叹。在她生前,她的诗文和画作被当时文人争相收藏,在她死后,她的作品依然受到追捧。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接连三次为《马湘兰画兰长卷》题字,在北京故宫的书画精品中也有马湘兰的兰花图,她的绘画在国外一直被视为珍品。 日本东京博物馆中,收藏着一幅中国明代的“墨兰图”,就是马湘兰的作品。在文学上马湘兰亦颇具才华,她曾撰有《湘兰子集》诗二卷和《三生传》剧本。她通音律,擅歌舞,能自编自导戏剧。在教坊中她所教的戏班,能演出“西厢记全本”,随其学技者,备得真传。马湘兰的才华无疑是秦淮八艳里排第一的。

她与王稚登的爱情,终究只是深情错付。王稚登遇到她,不过是遇到旅途的一处风景,比起他的事业和名节,儿女情长又算得了什么?换个人也未为不可。他明知这个女人的心意和对自己的付出,就是不能下决心娶她回家。孤傲的马湘兰只好保持着一份矜持,一点可怜的自尊。但是放弃,她做不到。

就像张爱玲说的:我爱你,关你什么事,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头上。

秦淮八艳之马湘兰,终生不嫁为爱人苦等一生

马湘兰的作品

其实王稚登向来不是个专情的人,他的生命中除了马湘兰,还有歌妓薛素素和刘姬,还有许多没能留下名字和记载的女人。姿色如常人的马湘兰,纵然才情过人,在他心里,也只能是一生的红颜知己。男人选择妻子乃至妾室,终究还是不会以灵魂伴侣为第一要素。

没有人知道三十多年里,马湘兰流过多少眼泪。一见钟情,一生追随,换来的只是一个朋友的身份。

年老的马湘兰唱得王稚登落泪那一刻,或许他是有愧的,他辜负了这个爱了自己一生的女人。

秦淮八艳之马湘兰,终生不嫁为爱人苦等一生

马湘兰的画作

纵然是马湘兰这样才艺超群、阅人无数的女子,最大的心愿不过是遇到一个自己心爱的男人,做一个婉顺幸福的妻子,两人相濡以沫,在平淡知足中过一生。但她得到的只是孤独终老,无儿无女无夫。

或许,有才情的女子就是需要一份鲜活的爱情,哪怕是自欺欺人。值得爱的男人何其少,懂得爱的人哪里找,马湘兰爱上的未必就是王稚登,她爱上的是爱情,是不顾一切去爱一个人的感觉。爱的本身,比爱人重要。

她没有得到家庭和理想的爱情,但她的艺术创作流芳百世,也是最好的结局了。毕竟爱情易逝,艺术永生。

秦淮八艳之马湘兰,终生不嫁为爱人苦等一生

本文作者:笑笑爱读书呀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697025650294784526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马湘兰   秦淮八艳   苏州   明朝   西厢记   日本   曹雪芹   恋爱   收藏   张爱玲   戏剧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